理论上一根超弦

私人图文照片堆放处

或许是不知梦的缘故-旧杂诗搬运

【前言】

世界上另一个我

因为没有被中断过,所以我们无法在时间中感知自己的碎片。依据最直接的感知,就可以把记忆划分成段。而每段记忆其实只有一个自我。我们和无数的自己分离,我们由无数的自我粘合于一体。

记忆会有裂缝(如同时间)。自我将会对(某个)自我产生(可怕的)陌生感,嫉妒感,或者怜悯,温柔,大概就是因为这个。

——2013.03.13.

杂诗两首

(一)

《把这恶魔的东西都抛弃》

把这恶魔的东西都抛弃

虚伪的善意 冷酷的面具

统统的都抛向无形!

不知缘何而生的遗忘的本领

诗与歌抚慰的奏曲

还有愚蠢、以及你的激情

微冷的这一刻

都在天明的这一刻

毁灭又成形

 

(二)

《噪音》

噪音 噪音 啊噪音

你到底强不过我思想的声音

它给了你实体的攻击 可我到底能够神游太虚

偶然蹦出了小丑

我随着他的指尖叮叮叮叮

国王颁给我宝藏

巫师的咒语如此让我沉迷

啊哈哈哈

已把你当成协奏的组曲

——2012.10.26

阴谋的梦

嘶哑绝望的哀吼

冰冷抵上你内心的刀子

黑暗潜覆天地

山河冷硬凄凄

蜷曲的愤怒烧成赤红的铁

我喉我誓

终将一日

偿清他的血肉之躯

——2012.10.27.

无题 断章

梧桐碾叶飞雨

卷轴苍幕远去

青丝垂发人

哭声不闻

 ——2012.10.28

暗色

那是一朵暗色的玫瑰花

随着风挨到尘埃的墙角下

你吻她的花瓣沿

青色的月华

和倒刺一起褪下

 

那是一朵暗色的玫瑰花

酒汉用睡着的眼看她

低语是隆重的暮礼

交响和奏鸣

颤巍巍地褪下

 

那是一朵暗色的玫瑰花

生长在浓密的头发下

啊抵着温暖的额头

阿拉金咒语

一缕光缓缓褪下

——2014.02.26.

 

 
标签: 杂诗 我的
上一篇
评论
©理论上一根超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