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上一根超弦

私人图文照片堆放处

杂诗2018/7/20

《无聊的愤怒》
 
成为屏幕上反射而出的虚影
眼睛对着怯懦
手指击打
一块无可自控的领地
 
BY.ME

杂诗 2018/6/12

《于是,他跌进一个梦中》


于是,他跌进一个梦中

他紧紧地拽着惶恐

日光照过来到他眼皮上

月光照过来到他眼皮上

他越缩越小 

最安静的时刻


他不能去漂浮

荒谬照进来到他手臂上

毁灭照进来到他手臂上

他浑身颤抖

最黑暗的时刻


——

——


《你迟早会厌倦这语言》


你迟早会厌倦这语言

然后冷漠着那张脸

拿一把大斧子

哐当砍下去


直到这时

你才敢倾听血液声音

那奔流狂又急

尖叫向大地


BY. ME


不以形容词赞美你
英雄走过苍原
散落在我身边的 尽是星辰
天与地辽阔如斯
不可封神/

曾以所见来见你
奔腾的河流 巍峨的雪山
森林醒过来泥土的呼吸
浩浩荡荡
都记下你史诗的韵脚/

无从下笔
真实会锁住情感 成为枢石
唯有大象无形 血肉才铸就你
不奏交响
不唱癫曲
不歌疯语
风从云过来 生而有力//

#写首诗送给你
for.马龙 生日快乐

半夜的雨

姑娘啊姑娘

当你翻转个身 半夜的雨正打在窗棂上

好巧不巧 合着昏黄远处的山

这是你睡意阑珊的晚上

这是将手肘支在烟幕上

刚起就倒 裹起被子不看那雨响

姑娘啊姑娘

你的难眠的晚上

雨声辞了熟面妆

半掩着就被遮上

一月十四

有一座凌空高踞在赫黑特里封顶的庙宇

在圣域边界隐现

白云深处掠过苍色 的鹤 雪亮的眼

盯着徒步而上

肃穆的僧人

他从祁连山出发

出发的时候仍是春天的节气

阿妈头上的木簪花飘散着青草的气息

萦绕着鼻息 低垂着头

山风贯过他的袍袖

庙宇金顶 在雪山之上熠熠生辉

街鼠

鼠 鼠 鼠

灰色和一个无动静的沙球

你吱吱喑哑 暴躁伸出利爪

皮毛上一股血色 凶狠的目

城市 覆盖了葱茏的森林 在一夜之间

长久地注目 鼠的利爪 瑟瑟发抖按在地下

不如一把火 一把火 从火里生 生出生的意志!

生的鼠!鼠!鼠!

碎片的过往

色彩的琉璃

2014年12月28日

让你幻化出行迹 成为我

看向炊烟 和葱茏旧的痕迹

沿着那堤岸 在夏日里头行走的 你

而我将青春赋予在梦的迷离

原罪是自恋 凄苦 你要从中脱离

而我将愤怒 倾注于你眉里

你的肩臂 你的心 你烟一样的叹息

我全都紧抓住了 又统统放开

隔着那条漫漫的河岸 看你

而我将无畏的勇气交换给你

等待无望的诞生  迸裂!

传奇是那浸成纸背的灰烬

我们是否还能存活啊

在这空洞又枯寂的陷阱

我们是否还能洞悉 彼此身影

当我已腐朽 当我已...

或许是不知梦的缘故-旧杂诗搬运

【前言】

世界上另一个我

因为没有被中断过,所以我们无法在时间中感知自己的碎片。依据最直接的感知,就可以把记忆划分成段。而每段记忆其实只有一个自我。我们和无数的自己分离,我们由无数的自我粘合于一体。

记忆会有裂缝(如同时间)。自我将会对(某个)自我产生(可怕的)陌生感,嫉妒感,或者怜悯,温柔,大概就是因为这个。

——2013.03.13.

杂诗两首

(一)

《把这恶魔的东西都抛弃》

把这恶魔的东西都抛弃

虚伪的善意 冷酷的面具

统统的都抛向无形!

不知缘何而生的遗忘的本领

诗与歌抚慰的奏曲

还有愚蠢、以及你的激情

微冷的这一刻

都在天明的这一刻

毁灭又...

©理论上一根超弦 | Powered by LOFTER